首页 >  > 综合 >  > 正文

薛少仙:建议取消企业污染处罚金额上限

2018年02月21日 05:00   官网:禹江工贸有限公司   来源:网络转载

  薛少仙:建议取消企业污染处罚金额上限,上半场比赛,第2分钟,国安打破僵局,国安左路传中,远点于大宝头球顶到中路,丁海峰解围不慎碰进自家大门,国安1-0华夏。第4分钟,华夏获得前场左侧定位球,姜宁任意球给到禁区,姆比亚头球攻门顶高。第16分钟,卡库塔后场送直塞,董学升带球到右侧,直接起脚打门偏出底线。第21分钟,于大宝右路直传,周挺插上右路横传禁区,禁区内杜威解围。第25分钟,国安后场失误,华夏右路传中,雷腾龙回收顶出底线。战术角球开出,卡库塔左路传中,前点脚后跟磕球被国安拦截。

“我们已经背上了沉重的生态欠账,现在还是存在不断破坏环境的现象。对于这样的行为必须加大处罚力度,以高压态势遏制我国环境继续恶化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浙江省台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薛少仙说。

薛少仙调研发现,我国部分地区生态环境恶化跟我国环保标准过低、处罚过轻有着直接联系。在我国,评价地表水质量主要依据《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》,该标准将地表水划分为Ⅰ类-Ⅴ类,以其中的主要污染物COD(化学需氧量)为例,该标准规定COD大于40毫克/升就为劣Ⅴ类水。

“但企业排污执行《污水综合排放标准》,其对主要水污染物COD的排放限值为100毫克/升。对于企业来说合规排放的水其实污染物远远超过劣Ⅴ类水,这是不合理的。”薛少仙说。

薛少仙认为“守法成本高,违法成本低”,客观上助长了环境违法行为的发生。“在相关的法律规定中,都设置了最高罚款的上限,这个‘天花板’其实就是企业的‘定心丸’。更为严重的是,‘天花板’标准又太低,常见的行政处罚多为几万元,最高也不过几十万元,这种隔靴搔痒的处罚标准变相纵容了环境违法行为的滋长。”他说。

针对这样的情况,薛少仙建议,要加强污染源头监管,必须制定更为严格的污染物排放标准,增加企业排污成本,以市场的角度限制高能耗重污染企业发展。同时建议取消企业污染处罚金额上限,对环境违法采取“按日计罚”的方式,并从法律层面增加污染企业经营及产权拥有者的终身责任。(记者商意盈 岳德亮)

  3-2险胜泰达,独中两元的扎哈维绝对是富力获胜的第一功臣。富力队长张耀坤赛后认为扎哈维仍未处在最佳状态。谈到紧密的赛程,张耀坤表示:“赛程都是平等的,双线作战不是发挥不佳的理由。”对于以色列球星扎哈维的发挥,富力队长说:“这还不是他的100%的水平,本场比赛打进的两球足够体现他的实力。

  为了避免在明年夏天白白失去威少,雷霆很可能会选择提前交易他,得到一些潜力新人进行重建。湖人无疑是最有希望通过交易得到威少的球队,在科比退役后,紫金军团急需一名超级巨星撑起球队,威少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。而雷霆交易威少的话,得到的筹码必须就是潜力年轻球员,湖人拥英格拉姆、拉塞尔、兰德尔、克拉克森等年轻球员,无疑是最理想的交易对手。用潜力年轻球员换威少,似乎是双赢的局面。

  7月1日,王路生在公开场合被众多媒体记者围住,但记者们打探宁泽涛消息的努力依然无果,王路生拒绝向在场的数十位记者透露国家游泳运动管理中心的态度。

  通过弯曲双膝(使杆身和身体下落),你可以在不抬高杆面下缘的前提下,使杆面开放至最大限度。摆出这种站位,你可以打出惊人的高飞高吊球,避免以杆面下缘触球。

标签:薛少仙:建议取消企业污染处罚金额上限

责任编辑:徐文婷